论坛

时尚

原文/丽兹-格林(Liz Greene)

翻译/甦鸿

摘要:威廉王子和他交往多年的女友凯瑟琳-米德尔顿于2011年4月29日星期五举行婚礼。皇家婚礼是光鲜亮丽的,但英国的王室更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制度。温莎家族和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是国家的象征--代表着延续性和同一性。王储的婚礼表明新的一代已经准备就绪。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价值观。在占星学中,我们研究外行星所落星座对不同时代主旋律更迭的影响。可以说就是众所周知的“代沟”-正如丽兹-格林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为《阿波罗》杂志所撰写的文章中论述的那样。

我们将部分篇幅转载如下,她在文中描绘了王室的几代人以及他们相互之间的羁绊。

重要的世代相位不仅会出现在父母和孩子之间,也会出现在父母和孩子成年后所选择的结婚对象之间。如果家族成员不具备家族精神所需要的素质,会很自然地希望通过联姻来获取,然后通过一代代人来完成融合的过程,书写下神话。因此,在解读家族星盘的时候不仅要考虑到直系血亲,配偶也同样重要。下面,我列出王室的几个特定成员的星盘配置,比把整个星盘画出来更为简明扼要:

国王乔治六世(女王的父亲)

●冥王星在双子座11º 34′

●海王星在双子座16º 30′

●天王星在天蝎座22º 07′

●月亮在天蝎座24º 51′

伊丽莎白王后(女王的母亲)

●冥王星在双子座17º 21′

●海王星在双子座28º 20′

●天王星在射手座8º 31′

●月亮在天蝎座20º 24′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女王

●冥王星在巨蟹座12º 42′

●海王星在狮子座22º 02′

●天王星在双鱼座27º 21′

●土星在天蝎座24º 26′

●中天在天蝎座25º 33′

查尔斯王子(女王的儿子)

●冥王星在狮子座16º 33′

●海王星在天秤座14º 07′

●天王星在双子座29º 55′

●太阳在天蝎座22º 25′

●凯龙星在天蝎座 28º 13′

戴安娜王妃(查尔斯王子的前妻,已故

●冥王星在处女座6º 02′

●海王星在天蝎座8º 38′

●天王星在狮子座23º 20′

●月亮在水瓶座25º 02′

●金星在金牛座24º 23′

威廉王子(戴安娜王妃/查尔斯王子之子)

●冥王星在天秤座24º 09′

●海王星在射手座25º 32′

●天王星在射手座1º 29′

●凯龙星在金牛座25º 39′

●金星在金牛座25º 39′

●上升点在射手座27º 30′

家族成员完整的生日如下: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1926年4月21日凌晨2:40,伦敦

国王乔治六世:1895年12月14日凌晨3:05,桑德灵厄姆

伊丽莎白王后,女王的母亲:1900年8月4日 上午11:31,赫特福德郡

查尔斯王子:1948年11月14日 晚上9:14,伦敦

戴安娜王妃:1961年7月1日 晚上7:45,桑德灵厄姆

威廉王子:1982年6月21日 晚上9:03,伦敦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女王和她父亲国王乔治六世的比较盘中,外行星间无疑出现了关联:国王的天王星(天蝎座22º 07′)和月亮(天蝎座24º 51’)合相在天蝎座,这个月天合与女王的海王星(狮子座22º 02′)形成四分相。女王同样落在天蝎座的还有土星(天蝎座24º 26’)和中天(天蝎座25º 33′),二者都与她父亲本命盘中的天王星形成合相。我们可以从两张星盘中“土星-中天-月亮”之间的关联对他们的私下关系做出推测,女王和她父亲之间的情感关系看似冷冰冰但又坚不可摧,强烈的责任感和心照不宣的巨大社会义务取代了单纯的父女情和自然而然的情感交流。此外,两个星盘中还有两颗外行星形成了四分相。这点解读难度更大,让我们用几个词来简单总结一下。乔治国王星盘中的天王星精确四分了伊丽莎白女王星盘中的海王星。天王星落在天蝎座的人,其心灵进化是通过不断的摧毁和重建来实现的,是要通过面对生命危险激发出的求生本能来实现的,是通过鏖战中的勇气来实现的。如果没有战争,那就创造一场战争;在国王的案例中,外面的世界战火连绵,正满足了天蝎座天王星通过危机来达成进化的需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王星落在狮子座的人有着救赎的梦想,是通过一个光明而美好的梦幻世界来表达的,在那里他既是众人眼中神权的化身也会为他人而献身,与海王星重的人一样,他们会从自己沉闷的生活中(通过幻想)寻求释放。女王完美地呈现并契合了她的时代对神话的渴望。毫无疑问,女王并不愿轻易放手。

在这里,两代人发生了冲突:老一代人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建立了直面严酷现实并在一片焦土上重建世界的理想信念,年轻的一代则更喜欢逃避惨淡的现实,追求华美的、君权神授的童话故事。父母与孩子(外行星)间的这种四分相,除非得到个人行星加强,双方还不至于爆发出冲突。然而这对父女的比较盘上出现了加强相位:国王的月亮四分了他女儿的海王星,国王的天王星与女儿的土星形成了合相。国王看起来一定喜怒无常并总是让女儿感觉很压抑。相应的,父亲也会无法理解女儿--可能她母亲的感觉也一样,王后的月亮也在天蝎座--因为女王就是自己时代的化身,追求的是华而不实的的骑士梦。那个时代的人当然有自己特有的精神角色,即热衷于道德准则、看重声誉,高贵而美丽,与平凡生活中的磨难与考验太过脱节,也不适用于当今正行运在水瓶座的天王星和海王星所主张的人人平等(译者注:本文成文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当海王星行运在狮子座时,世界期盼的是魅力与辉煌,需要的是光辉灿烂的楷模,那是好莱坞电影巨星的时代。国王乔治六世可能会觉得自己的女儿非常自命不凡,不谙世故,并不是因为她个性上有什么缺陷,而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强大、无孔不入的宇宙力量作用在女王身上,体现出来的是女王的金牛座太阳和魔羯座上升点赋予她本人的现实而坚毅的个性。

查尔斯王子

外行星间的互动对家族模式所起的的作用似乎是深刻而灵验的。查尔斯王子的太阳落在天蝎座22º 25′,与位于天蝎座28º 13’的凯龙星发生合相。他的太阳与外祖母的月亮发生了近乎精准的合相,反映出祖孙间亲密的感情。他的太阳与他母亲土星间的合相代表着他感受到的来自母亲的殷切期望,巨大的期望值既限制也塑造了他的命运。查尔斯王子还有一个与他外祖父相关的外行星相位,虽然外祖父仅陪伴过他的童年;查尔斯的太阳与乔治国王的天王星精确合相。查尔斯所代表的是寻找真相的那类人,这正是他外祖父天王星天蝎那代人寻求进步的集体愿景。他在个人层面上把他外祖父时代所奋斗的事做到了极致。不过查尔斯合相在天蝎座的太阳和凯龙星同时四分了女王的海王星。毫无疑问,查尔斯也曾努力寻求过自己在智力、情感和性方面的个人发展,但他选择的方式势必直接威胁到了他母亲的海王星梦想。

相应的,查尔斯一定感到失望、不知所措,并可能潜移默化地被他的母亲所操控,并且被她执意坚守的理想所深深激怒,对他而言女王的理想已经不适用于他所生活的世界了。女王属于以实现救赎愿景为荣的时代,高尚而宏大。查尔斯的冥王星也落在狮子座16º 33′。虽然这个合相不够精确,但毕竟也算是与女王的海王星产生了合相。查尔斯那代人(冥王星落在狮子座)的共同点是:他们的求生本能是源于内心认定自己很特殊,坚信个人的发声非常重要。在这方面,他生来就明白她母亲的感受,但不是作为浪漫的理想,而是迫于无奈--他的冥王星与本命太阳之间的四分相强调了他不仅和母亲的时代存在冲突,也与自己的时代不合拍。与同龄人相比,他和自己的外祖父更合得来。

也许,在某些深层、难以触及的层面上,查尔斯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同海王星狮子座的贵族义务对抗。他的本命冥王星又添了一把火。所以他选择的(或者说是为他选定的,他只是接受罢了)配偶拥有的行星组合简直是火上浇油,一起来挑战他母亲的海王星所描绘出的时代梦想。戴安娜王妃的本命天王星落在狮子座23º 20′,与女王的海王星发生了合相。不可避免的,这两个女人各自作为自己时代的代言人,针锋相对,把对方认定成了死敌。落在狮子座的海王星梦想着通过所有人全身心投入来实现救赎;而落在狮子座的天王星认为,个人能力的进步要靠打破现有的权威架构来释放出创造的潜能,才能造福大众。戴安娜的本命月亮落在水瓶座25º,本命金星落在金牛座24º 23’,这意味着她内心对天王星狮子时代所代表的任性固执是抵触的。把查尔斯的天蝎座群星和戴安娜的本命T三角叠加在一起,火药桶组合在一起挑战女王的本命海王星,真是灾难性的一年,好戏连台。对女王而言,儿子的婚姻预示着她最为珍视的救赎之梦土崩瓦解,而戴安娜这代人则像打游击一样决意要在盛宴上搅局,摧毁掉王室最后的特权与尊严。

威廉王子

没有例外,威廉王子也将继续这种时代的更迭,千百年来,漫长、缓慢的进化过程在以自己的方式发酵。威廉的外行星与他父母的个人行星有着密切的关联:他的海王星(射手座25º 32′)和上升点(射手座27º 30’)合相在射手座与他父亲的火星和木星发生了合相,也合了他母亲的上升点。在个人层面上,可以认为这象征着他父母渴望心灵上的启迪,和他们对生命意义的追求,这正是海王星落在射手座那代人的救赎之梦所需要的。无疑,查尔斯和戴安娜的“新纪元”运动非常对威廉这代人的胃口。但是威廉的金星和凯龙星在金牛座25º精确合相了,意味着他的个人价值与发展将部分通过伤痛来实现,既不同于他祖母那代人的浪漫幻想,也不同于他母亲那代人的激烈的集体性自我表达,更不同于他父亲那代人习惯性的求生本能。威廉落在射手座的海王星三分了女王落在狮子座的海王星,他们都具有火相星座共同的梦想,去创造一个更美好、更宏大、更高尚的世界。但对威廉而言,只能通过道德和心灵探索来建成这个世界,不能通过坚信自己无可取代来完成。

过去,占星师曾将外行星称之为星盘上“无声的音符”;他们曾是“无足轻重的”,被认为对个人生活没什么特别作用。现在我们更了解外行星了,研究过集体趋势的占星师们认识到,集体心智对个人命运有着多么大的作用。当一个人星盘中的外行星与个人行星发生重要相位时,与他(她)同时代的人相比,他就是自己时代的集体代言人。这样的人要能够为集体的愿景创造出恰当的载体,同时保持住个人的诚信、足够强大的自我,通过个人价值观、天赋和经验来推动集体能量前进。当一个孩子的自我不能够全盘接纳这些的时候,他会被自己出生时的时代思潮所裹挟,有时他们能成功地做出创造性表达,而有些时候会在精神上撕裂-或者兼而有之。那些与自己同时代群体对抗的孩子,甚至试图去阻止他本应属于的群体时,也会相当痛苦。伴随而来的副作用是强烈的孤独感。当面对巨大的变革之力时,他还会从内到外都感觉到毫无招架之力。父母和孩子的外行星间的相位的意义在于,他们可以帮助彼此去认可并开发属于自己时代群体的天赋和知觉,从而更积极地去推进各自所需的进化,主动也好被动也罢,重在参与。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外行星间)连接往往变成一场指摘对方的激烈的争吵。可能女王当面指责戴安娜对王室惯例的逆反是非常欠妥的;戴安娜是她那一代人的代言人,天王星狮子的一代可不会轻易相信海王星的美梦。她们两个都有狮子座富于创造力的愿景,但天王星和海王星在意义和表达上是对立的,就算生活空间一样,各自的认知和情绪感知也不同。海王星通过理想主义和自我牺牲来寻求高度统一的融合感;天王星通过创造新的理想信念来寻求进步。如果父母和孩子的比较盘存在这种天海相位,而父母想对孩子有所帮助时,不仅要认可孩子的个性,更重要的是也要认可孩子身上的时代特质。明智的父母会鼓励孩子去寻求恰当的方式,对集体的需求和梦想做出个人表达,而不是盲目地定性什么是威胁,或者盲目地认定什么是符合自己时代梦想的典范。后面我们会讲述一个典型的相位互动模式,约瑟夫-P-肯尼迪的海王星和冥王星合相在双子座,他的儿子约翰-F-肯尼迪的本命太阳落在双子座,父亲通过教育、社交和政治力量,把儿子感染成了约瑟夫自己时代愿景的化身—代表着救赎与延续。毫无疑问,约翰-F-肯尼迪永远没机会做自己,只能活在他父亲的雄心壮志中—不是他父亲的个人抱负,而是那个时代的集体理想。

需要对家庭成员星盘间的外行星互动进行大量的深入研究,才能完全绘制出这种集体魔力在世世代代间流淌的轨迹。本命盘并不是故事的结局。时代的符号不仅交叉连接起父母和子女的本命盘;并且当外行星行运到特定的时期会激发出这些意义,两颗或三颗行运外行星形成合相的时期,就是历史的紧要关头了。例如,当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婚姻破裂的时候,冥王星正行运在天蝎座,不仅触发了他们二人的个人行星,也触及了女王的本命海王星。对于女王那一代人而言,他们都在经历一个充满危机和幻灭的时段。行运到天蝎座的冥王星最喜欢“挖掘丑闻”,那些致命的情感不忠被曝光,最终,抱有救赎愿景的海王星狮子的那代人被迫去面对人与人境界间的鸿沟,去面对人类的欲望和情感本质。

作为个人,我们无法控制和压抑如此巨大的集体性变革。无论愿意与否,我们都置身其中。但是我们可以选择是创造性地参与还是狼狈地应对。我们可以觉得自己被迫成为了恶意外力的受害者。我们也可以用集体的梦想来打肿脸充胖子,说服自己正在为神圣的精神巨变代言。或者我们可以用中庸的态度来保持谦卑,下功夫磨炼自己的个性、提升自己的才华,竭尽所能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发掘出一个强大的人该具备的基本素质。我们一定要清醒地意识到,想要把我们的时代诉求和欲望变成有用的东西,让人生更幸福,就要将我们的个性融入到更广大的群体意识中去。我们也要给予孩子足够的智慧和包容心,尊重他们那代人特有的梦想。作为占星师,我们更容易和那些外行星与我们相合的客户相处得好;例如我们的冥王星落在狮子,一个年轻人冥王星落在天秤座,另一个冥王星在处女座,我们会和前者关系更好;我们会发现可能很难对冥王星天蝎的人群产生共情,我们可能只会感觉相当惊悚。海王星落在天秤座的人和海王星落在射手座的人关系更好,和海王星落在天蝎座的人就差一些;而海王星在天蝎座的人则和海王星在魔羯座的人更为交好,和海王星在射手的人关系就一般了。无论作为父母还是占星师—或者兼而有之—代沟将永远存在,并非因为老年人和青年人无法调和,而是因为集体性的大循环要求不同的时代具备不同的愿景。虽然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真正体会到其他时代的愿景,但我们至少要承认他们是整个生命画卷的必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