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时尚


到目前为止,秘鲁的人均新冠死亡人数全球最高,每10万人中高达596人死于新冠肺炎。

秘鲁在这场大流行中表现如此糟糕有很多原因。其中包括资金不足、落后的医疗保健系统,重症监护病房(ICU)床位太少、缓慢的疫苗接种进度、检测能力有限、庞大的非正规经济(很少有人可以不工作),以及过度拥挤的住房。

此外,这个国家也被新冠Lambda(拉姆达)变异毒株所困扰。该变异株最初于2020年8月在秘鲁首都利马被发现,到2021年4月时,它占到秘鲁所有病例的97%。

现在,Lambda已经席卷世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已在29个国家发现了感染该毒株的病例。报告指出:“Lambda变异毒株与多个国家的大量社区传播有关,随着时间推移,流行率会不断上升,新冠发病率也会随之增加。”

今年6月14日,世卫组织宣布Lambda为 "全球关注的变异毒株"。英国公共卫生局于6月23日跟进,将其指定为 "正在调查的变异毒株",并称“因为它在全球蔓延,并出现了一些显著突变”。在英国确诊的8例Lambda病例中,大多数与海外旅行有关。

许多科学家谈到Lambda变异毒株的 "不寻常组合 "突变,可能会使其更具传播性。

Lambda在刺突蛋白(S蛋白)上存在7个突变,这些突变可能会让其更容易与人体细胞结合,使我们的抗体更难抓住病毒并将其中和。

但重要的是要记住,中和抗体并不是免疫系统工具箱中的唯一工具。它们只是最容易研究的工具。T细胞也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少量突变(无论多么不寻常)可能不足以让Lambda完全逃避我们的免疫系统。

那么,我们有什么证据表明这些突变使Lambda变异毒株比原始毒株更危险呢?当前的证据显示:非常少。

目前还没有发表过关于Lambda变异毒株的研究,只有少量被发表在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预印本服务器上。

美国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一篇预印本研究了辉瑞和Moderna疫苗对Lambda变异毒株的影响,该研究发现与原始病毒相比,疫苗产生的抗体减少了2至3倍。

智利大学的研究人员调查了中国科兴疫苗对Lambda变异毒株的影响,他们发现中和抗体比原来的变异毒株减少了3倍。

这两项研究表明,中和作用至少部分保留下来,这一事实是有希望的,尤其是因为这只是疫苗接种引起的免疫反应的一个方面。

根据英国公共卫生局对Lambda变异毒株的最新风险评估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哪个国家的Lambda变异毒株已经超过了Delta(德尔塔)。其他研究仍在进行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